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记梦1.10

据在入睡前最后看见的事物会带入梦境,所以我把任性粘在指尖,十指交缠间用指腹轻敲你的手背、点涂似的把心情抹在你的手上。哥哥,我喜欢你哦。别闹了,你喜欢的应该是那个谁吧。不是呀,我只喜欢你,亲生哥哥也喜欢哦。手心的温度一点点地渡过去,意识断线前还记得他手背上的凉意。镜中镜雾中雾,既知是虚幻何不贪欢一晌,喜欢你啊,像喜欢璞玉一样喜欢你。

在梦里(玩攻略游戏)攻略了一个男生,我在被子里拉着他的手表白,后来睡着了我醒了。有点梦境和现实颠倒的意味

我对这个世界的讨厌诉之无尽

今天过生日。在折旧的第19个年头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今年下半年的精选书单。

1.《丹麦女孩》大卫•埃贝尔舍夫
最初收藏的是它的同名电影推荐,后来在东图正好翻到了原著小说就拿回来翻了一下。讲的是变性人的故事,原型是世界上第一位变性人。比起变性的主角我更喜欢他的原配夫人格尔达。她曾经深爱作为男人的他,也不愿抹杀艾纳体内的莉莉,牺牲了自己的婚姻让所爱能够实现自我。大卫对人物心理描写得特别细腻全面,这种细腻有一种整体的包容力,给我一种把牛奶缓慢倒在肌肤上的丝滑感。
后来有机会再看电影,看了一点就看不下去了。小说的全面性和精细度在电影里几乎被完全阉割。我只看到格尔达向艾纳发火让他不要再扮演莉莉。这段在小说里是完...

1

刚刚想写黑幕组。本来写了小几百了,手一摸全选删了,想再重写却发现已经忘了第一句话是什么。本来是求助于文字想得到宁静,但就算没给别人看没得到认可,现在心情也已经好多了。
所以写东西这事就随缘,今晚的梗不会再写了,下次见吧。

看到有人點贊我的黑幕組 時至今日真不知自己還能不能再產一篇出來了

1

我不太有资格对这世界评头论足,也不知关于局势该如何下口。我关心的,是你什么时候能够属于我。

这天他突然问起我的想法。我从没做过这样的准备,这事超出预想,让我觉得好像被番茄咬了一口。可是他问得不深不浅,于情于理我都没有躲避的机会,所以我极其难得地讨厌了番茄,屏着气把脸上的流汁揩掉,暗自诅咒夏天快点过去。

他低着头有些颤抖,问我:我妈说我不可能被人爱着。他那么小,只到我半个头的高度,说话间眼睫和嘴唇一起颤动,像轻薄的羽翼翩翩。我单手搂住他,在他的眼睑上细碎地亲吻。大概是还没有到分化的年龄,他柔弱并且柔软得和女孩子没有区别。在这个封闭的电梯间,当着一对幸福的情侣和我母亲的面,我祭献出我的初吻,也夺走他的。
我会爱你啊。

4

一个很意识流的安帕。

好痛、还不想死。

曾经在不同时期,身上的伤口数总计达到过以千百做计量单位的数量。有细小像冰裂纹那样的伤口殷殷渗出红丝,或者是树倒拔根那样生硬扯起血肉,亦或剜去鱼眼似的从骨头上剔肉,痛感神经感觉仿佛被火钳灼烧得发出糊味,坚冰削出刺刀在脊髓刻下痕迹。那些在底层摸打滚爬的日子都过完了,从比一滩烂泥还垃圾的地位一步一带血地晋升到现在的数十百万人之上的实力。伤口在新旧交替中轮流愈合,好了伤疤也就模糊了疼痛的记忆。

我本以为再也不会有疼痛的危机了,不是已经好不容易爬到高位了吗。我保住自己了吧,我保住自己了吧,我会享受名利财富享受凌驾他人之上享受强者的威风享受为所欲为的恣意。...

12

安帕。我也想在感恩节吃薯条啊。

每年的十一月第四个周四是感恩节,原意该感谢一年有好收成,感谢一年里别人的帮助。

这一年来我归入雷狮部下,加入凹凸大赛,现在已经没什么好收成的说法。积分的多少靠自己去挣,去抢、去偷、去捞、去杀,收成都来自我这双勤劳的手。至于别人的帮助,彼时有只傻狗乐此不疲地替我跑腿,现在又有这“最后的骑士”心甘情愿地“守护”我。不过我也不想感谢他的帮助,没了这愣头货,有些事办起来说不定更轻松。

但是何不搭上感恩节吃火鸡的顺风车呢?我喊来安迷修,直说肚子饿了。“买个那什么全鸡的套餐吧,还有薯条呢,用你的积分。”

凹凸大赛凡事有求必应。东西很快送上来了,即使是快餐食品也毫不松...

2 23
 
1 / 5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