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帕佩】天亮之前

「我要如何才能在他身边一心不乱地度过这黎明前的八个半小时」

你说这凹凸世界的创世神是多么的任性和肆意。现在我抬头看天,那里没有一点点哪怕破碎的星辰,我们周遭是寸草不生的荒漠,没有飞动的萤火,在我们中央堆起的篝火没什么把握地闪动。而我知道赛场也有原始森林般茂密的狩猎场,有比景天更明亮的生物到处游动。在这个星球的另一头会有星星像瀑布一样倒下来。这个世界、这个星球不能用天平来称量,它一定会烫坏杠杆,要不就是冻坏秤盘。

所以我说创世神恣情随性。我评价神明,但我也不是什么有板有眼的好人,不过友好的是我周围也无正义侠。现在是夜间,可能是亥时。由于明天的行动、我们必须在此地停留,而我值夜。

雷狮老大和卡米尔在离我稍远点的地方,凑在我脚边的是那个犬只一样的家伙。我盘腿坐着,他就安安稳稳地在我膝边靠着。金色的头发被解散落在裸露的上半身,可能不会冷吧,他看起来就像正披盖着一条精心编制的毛毯。脖颈里的珠子也解下来了,睡觉的时候硌着一定是不好受的吧。眼睑上的睫毛偶尔抖动,像蝴蝶的翅膀。他的脊背一起一伏,有节奏地,缓慢地,轻微地。

真是个白痴,睡着的时候这么安详,要用怎样的说服力才能让人相信你是个残忍偏执的嗜血狂魔。

手掌抚上毛茸茸的脑袋,手指穿过发丝,打算捋下去时又停止了动作。热血笨蛋的头发并不像他的血管,微凉、像早间的青草。不过会长出这样头发的脑袋却不是什么好用的东西。眉心有些发热,又抑制不住地、热度爬上脸颊。似是墨汁滴入水中,晕散开去,污浊了整缸的清水。

白天以“义理”为名索要的亲吻,落在了眉心。原本气息的吞吐已经在口鼻处周转,最后的答案却是眉间。好不容易骗到、离手一寸的财宝被人起了疑心又重收回去,也不过如此。

但是这家伙应该没有那般心思。或许只是身高的原因,越高处越方便吗?

脸上的火辣已经差不多褪尽,只是夜还长,我要如何打发这黎明前的八个半小时。收回了双手将十指一一相对,开始玩起自编的手指游戏。身边的人好像嘟哝了什么,翻过身去。怎么、不被触碰还会感觉缺少安全感吗。手掌又重新覆上这个脑袋,小心拨弄了几下。

这是四个人的夜晚,不过在我看来称为两个人的夜晚也没错。身侧多出一个相同身形的黑影,现在是三个人的夜晚。那团黑影慢慢弯下腰,拨开挡住了佩利面孔的头发。现在我看不见那双紫眸,他闭住了。我突然很想再看看。推醒他吗?不,我也不想破坏他难得的平和。

黑影又动了,他亲了佩利的眼,又游离到鼻尖,很快就是嘴唇。

还是不用了。暗黑使者是我的模样,却不能传递感觉。我想亲自尝尝、这个淳朴的嗜血者唇间也有血的味道吗。

评论
热度(31)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