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胡乱吹司!

复习了司的空间,在晴空之下我透过防盗栅栏盯着天上快速移动的云,想要多憋几个字出来,低头又删删减减让文档回到一片空白的状态。刚刚在我面前那片像游泳眼镜的云已经跑到被隔壁楼挡住的地方,现在我看到的是像龙头一样的云,它被撕得很薄,今天的天空真蓝。

 

我高三的时候司沉迷写高三时候的死亡,在最后一百天我还在偷偷摸摸看高三时候的自杀。最最喜欢互为人间。看完以后好久好久都记得各成宇宙与互为人间,想和谁分享但又不好告诉同学我在看什么,于是我绞尽脑汁在议论文里让这句话出场来满足自己,很巧妙地,老师说写得很好。

 

司的中太就是这样互为人间的感觉。司的文闷着滚雷,像是泡在游泳池里,不如井水冰凉,比不上山里温泉暖和。蓝莹莹一眼就见底,散发消毒剂的味道。我泡在里面没有皱缩,没有发胀,仰面看着游泳馆挑高的天花板,灯挂得真高啊。

 

嫌世间孤独我先走一步和互为人间有点点像,都是宰死掉的故事。中也反复捞他,他还是往下跳,往下跳。这男人好像非要上天,说了高处不胜寒还是非要去。你敲他脑壳,他笑嘻嘻回答“知道啦”,然后转身又做自己的事去了。搞得中也好像痴鼠拖姜,其实不管他也行,谁非要他安好啊,没他还能不活了怎么的。但活着好啊,活下来吧。

 

喜欢一个人便想护他周全,保护欲和照顾欲爆发,想庇着他。不是要扮演神的角色,没有那份自大和慈悲。喜欢是很卑微的,想长成一地三叶草把他聚起来,不要躺在裸地上呀,衣服会弄脏的。

 

在我终于和司讲上话时,司早就找到心能够安放的地方。我反复在经历这种崩溃,这怕不是命吧。现在大家都很甜,我愿意用十年单身换大家永远幸福。

 

天上已经没有云了,都飘完啦。以前看过司一张照片,看起来像在海边。我时常觉得司在沙滩上蹦跳着走,海潮慢吞吞爬上来,急匆匆退下去。司偶尔回头看我一眼,笑意里能长出一礁珊瑚。我叹出一句,仙女啊。

 

我好饿,想出门。最后气死我们仙女,我只看你写的文,推的歌从来不听。(哦)

  @青少年祭司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