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他突然转过来,嘴唇抽搐了一下,眼睛里盛着会发光的酒,那种分明是滴了色素却又让我无法抗拒的晶莹的绿,就像是碾碎了溪潭浓缩炼出的精华。那里面没有鱼虾,没有水草。他碾碎并将它们过滤。现在那眼睛又亮又涩,里面映出什么,我知道,但我不想说。他像涸辙之鱼一样张了张嘴,上下唇瓣相碰一次,然后又近乎绝望地重新合上嘴巴。其实他本不可能有什么绝望,他的守则、他的道义都是他供奉的信仰,那些东西会指引他,即使撞南墙也不回头。可是现在他露出宇宙漩涡一般的表情,星云和漂浮的碎渣被捣成粉末,他全部吸收下去了。愚蠢,也只有你才从我眼中看见橙色惑星。我读他的唇,却不想接他的话,那里面太沉重累人,我也不该如此。所以我笑了一下,心里想你活该,嘴上说“好啊”。

评论(1)
热度(26)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