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双帕

双帕。

“可她说不需要同情。”

我摊手。我怎么从一个失意之人身上再捞一笔?把没用的东西塞给对方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浪费我时间酿造感情,大幅度增加交易成本。如果真心诚意呈上她所厌恶的,不光目的达不成,还会把事态反向拉伸,唾手可得变成远在天边。广角拉成长焦,逆向生长不怎么美好。或许有什么别的诱饵能引她出壳?

「你可别信了她的鬼话。她需要的。」

帕洛斯抬了下眉毛,他接过我手中那可怜蛋的照片,左手捏住一角,右手食指摩挲两下纸面,擦过那女人面庞。他让我去给她怜悯,但我从他眼中读不出一丝感情。他的瞳仁里冷得连冰都烧不住,只听见厌恶和嘲笑从沙漏的细腰穿过掉下,堆积成小山形状再陷下去。不愧是帕洛斯,那女的给自己精心织造了茧来武装成强大模样,你两句话就抽丝剥茧击她软肋。

那就给她充分的关怀,让她觉得世间还有真情在,有那么个人懂她惜她。

“然后猛捞一票戳烂她脊椎骨。”
「然后猛捞一票戳烂她脊椎骨。」

评论
热度(21)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