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一个很意识流的安帕。

好痛、还不想死。

曾经在不同时期,身上的伤口数总计达到过以千百做计量单位的数量。有细小像冰裂纹那样的伤口殷殷渗出红丝,或者是树倒拔根那样生硬扯起血肉,亦或剜去鱼眼似的从骨头上剔肉,痛感神经感觉仿佛被火钳灼烧得发出糊味,坚冰削出刺刀在脊髓刻下痕迹。那些在底层摸打滚爬的日子都过完了,从比一滩烂泥还垃圾的地位一步一带血地晋升到现在的数十百万人之上的实力。伤口在新旧交替中轮流愈合,好了伤疤也就模糊了疼痛的记忆。

我本以为再也不会有疼痛的危机了,不是已经好不容易爬到高位了吗。我保住自己了吧,我保住自己了吧,我会享受名利财富享受凌驾他人之上享受强者的威风享受为所欲为的恣意。

可是现在好疼,疼死了,我要死掉了吗。有谁在用针扎我,谁在我头顶套上了箍,脚为什么动不了了,腿在抽筋啊,背上湿透了,我流血了吗,还是汗?

好疼。好疼啊,有什么办法吗。帮帮我。

垂在地上的手腕边有声音,碎玻璃渣受重被碾碎的响声。毛毛糙糙的声音。有谁过来了,不要伤害我,来救救我,救救我吧。我好痛哦。

不要杀我,不要打我了,帮帮我。所有的疼痛印象被一滴星火点燃,组成大脑的近九成水分顷刻间达到沸点。视线被高温煅烧,谁的身影透过篝火堆在晃动。别过来,别杀我,好痛,我不要死。

他过来了,过来了。艰难转头后看到了最熟悉的脸庞之一,太好了,还好来的是这个白痴。得救了,快救我。

“安迷修。”

@鸠寤 太太的梗

评论
热度(12)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