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他低着头有些颤抖,问我:我妈说我不可能被人爱着。他那么小,只到我半个头的高度,说话间眼睫和嘴唇一起颤动,像轻薄的羽翼翩翩。我单手搂住他,在他的眼睑上细碎地亲吻。大概是还没有到分化的年龄,他柔弱并且柔软得和女孩子没有区别。在这个封闭的电梯间,当着一对幸福的情侣和我母亲的面,我祭献出我的初吻,也夺走他的。
我会爱你啊。

评论
热度(4)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