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黑幕组】Merry me,and Marry me

大半个月前和神座出流结婚了,这大概是我入圈以来最开心的事之一。

一起玩名朋吗?

江之岛视角
————————————————————

迷糊中仿佛山崩地裂,身体在震荡中被催喂了唤醒剂。原本由温暖屏障保护着的身躯突然堕入冰窖,没好气地挣坐起身。长发发丝被揉得更糟,蹙起的眉头大声控诉入侵者的残暴行径。勉强睁开双眼才望见身上厚重棉被已经到了西装笔挺的男人手中,曾经称得上好看的薄唇微微翕动,传入耳廓的声音犹如无机质产物毫无温度可言。每天都会听到的词汇在今日伴随着冰冻的气温尤其刺耳,男人也变得愈发面目可憎起来。
屋外的陌生空气不断向房间内翻涌,携着不怀好意的寒气小口小口、却也是接连不断地啃噬皮肤。太阳穴仿佛有小锤在一下下击打,大脑似乎被浸水棉花塞满,头痛欲裂,除却“绝望”,所有的词汇都无法承载此刻的不舒适。
蜷起身体缩成一团,强行抑制住心底想要掴一巴掌的愤恨楚楚向他眨了眨眼,而在床前伫立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眼神中仍未透露出半点留情。
“不要,我不起床。神座前辈——把被子还给我。”

咦?只有这么几句话吗?
当舌头停止舞动,恍惚间意识到于心底堆积成山的抱怨话语漫出喉咙却在口边噤了声。仅仅看着这张令人想要仇杀的面孔,浸水的脑袋似乎被鼓风机吹干,然后、好像有哪一根神经已经不太对劲了。
我、江之岛盾子,居然会因为神座出流动摇吗?
那个家伙只是搭档啦。不、说是工具会不会更为恰当?不过是用来激励一下预备学科的才能容器,顺便帮本大人把学生会全灭的锅好好背着,本来就是可以用完就扔的暴徒之类,居然对我来说已经有这么厉害的作用了吗?
哈?!

说起来,这个黑海带的存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被烘干的大脑开始进行记忆的倒带,最终在那个黑色的封闭空间定格。
……从小黑屋出来之后就一直在一起了啊,不稍稍注意一下完全没想到本大人已经和神座前辈同居好久了!呐呐、还未结婚就先同居,这种没有贞操的婊子一般的剧情怎么会安在我身上?小高先生好不容易把人家养到这么大,特地为江之岛盾子贴上“持身很正”的标签,没想到遇上KMKR之后就一点都不奏效了吗——也就是说,遇上了等级更高的妖怪、低级的护身符咒已经过期了!这也太绝望了吧——

要怎么办才好呢?唔噗噗噗,唔噗噗噗噗噗噗……

“起来。”
冰冷的声音又将沉醉在自我世界中的自己打回原形。

“别这么无趣嘛神座前辈。会起床的啦,不过先把被子还给我啊,还有、麻烦您从盾子酱的房间里出去——继续呆着想要做什么?偷看超人气辣妹换衣服吗。锵锵~没想到前辈也会有这种没进过成的乡下童贞男才会有的下三滥想法呢。”
“每天这么积极地叫我起床是干嘛——很喜欢人家的素颜吗?喜欢到每一个早晨都不能错过的地步?我倒是更喜欢化妆的江之岛盾子,素面朝天是和童贞男同样没品又没钱的乡下女人才喜欢的生活方式。说到底还是没钱啦,因为没钱所以连一只Tom Ford都买不起,所以才拍拍脏不拉机的围裙说自己不需要。就是因为她们总这么想所以才没品啦!不过那种村妇每天也看不见几个男人,就算丑得一看见她们就反胃好像也祸害不了什么人。唉唉、这算是希望呢,还是绝望呢~”
“所以我是说、前辈果然是因为喜欢我吧——?喜欢我所以才对我这么积极,明明情感对神座出流来讲是不需要的。不过很遗憾!神座出流碰上江之岛盾子,两者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爱情的火花被擦亮了!”
“人家、人家也喜欢前辈……可以不偷偷摸摸地喜欢吗?听起来像做贼一样……前辈允许我正大光明的喜欢你吗……?”
“那么江之岛盾子殿下要进行超动人告白了!前辈呀,做好准备噢,请不要因为我的美丽与迷人在本大人告白的时候昏倒,我会很难办的——”

“神座前辈。”
“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大好き。”
冰蓝眼眸此刻如澄澈却无法见底的湖水,敛起笑意的脸上书写着认真与笃定,平静眼神中无法测量绝望,单纯得让人觉得这只是一场司空见惯的JK告白。

但只是一瞬间,仿佛能掀掉屋顶的笑声炸裂开,白皙面庞上再无认真的神情,只有和未打理的蓬松长发一样肆无忌惮的笑容。
“吓到了吗?没想到本尊竟然会进行正经得像新闻联播一样的告白吧?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可以猜到的话,如果盾子酱是可以预测的话,前辈不就不喜欢我了嘛!”
“我只是在可怜前辈这边哦,其实前辈才是憋着想要向人家告白……人家知道的哦……盾子酱每天每天都忍耐着前辈灼热的眼神……前辈对人家的爱早就藏不住了!”
“你都这样了——”

“和我结婚吧。”

———————————————————
神座出流跟我讲结婚不如埋葬幸运(
“知道了知道了,既然捆绑了所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想要埋葬苗木君我也没什么意见啦,虽然我们同班同学情谊深厚,可是前辈才是盾子酱心中的第一顺位嘛!”
“我这边随时供你利用哦。”

评论(3)
热度(44)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