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盾芥盾】不可握手的见面会

Attention:跨剧组,江之岛盾子x芥川龙之介

这里是硝烟未散的战场,空气中猩甜气味嘶吼着最后的挣扎。眨眼前还巍然耸立的楼阁轰然间坍塌,胜负已分,于废墟前站立的黑影是最后的赢家。尘滓与颗粒相互碰撞、爆发,炸裂成胜利者的礼花。
视线在被风吹动的衣摆上聚焦。似有一团黑色烈焰在翻滚涌动。然而那黑影突然摇曳了一下,像被吸干髓骨般沉了下去,原先高昂的头颅与脖颈有了折角,微佝偻的脊背显出的如败北之人似的悲歉。

这个男人,在做什么?

那是成为上帝弃子的堕天使在忏悔。身陷于没过头顶的沼泽之中却向涂满鲜血的天空高举臂膀,干瘦枯枝般的手指毫无方向地在抓取着什么、求索着什么。
他在向地府的黑暗祈祷能见到一丝光亮。

诶诶、这个绝望的表情超级赞耶!类似救赎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嘛,从底层的淤泥中长出来的花无论用酒精涮洗多少遍,也完全不可能把它插到琉璃花瓶里嘛,花心中的蛆虫什么时候会钻出来是很可疑的未知数呢。

两指捏住的照片上男人的面孔清秀而苍白。并不看向镜头的双眼中读不出一丝波澜,阴影投在他的面容上,暴戾之气却被滋养得越发浓郁嚣张。

与眼前的姿态形成绝望程度的强烈对比。

“终于见到芥川先生的真人了——啊啊、超兴奋呢。”
耳廓中传入无机质的声音,不夹带一点温度的语气让喜悦的传达荒谬无聊到极致。三流演员例行公事地念台词也不过如此,不过敢在杀戮者的舞台下发表挑衅性的言论,还真是不绑安全带地坐了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去火星的玩滑滑梯一样的挑事啊。
一瞬间熟悉的音质在大脑中解锁离析,而后辨清了声音的来源——是自己。

“啊……真是的,没想到这种失望感会带来火山爆发一样大的冲击啊,搞得我连自己的声音都要辨不出来,那岂不是变成废人了嘛。但是真的很过分啊!憧憬已久的偶像对自己展示的第一面居然是结束战斗后的喘息。我知道芥川先生身体不好啦,不过看到他因为疲乏蹲下身缩成一点也不圆润的球还是会觉得‘什么啊,原来也只是会坏掉的纸片人嘛’。呐呐、他要是再多咳嗽几声本大人就要宣布脱粉了哦!”
“唉——变成这种事态了,该说是芥川先生的绝望还是人家的绝望呢——”
抱起双臂,指尖摩挲衣料的声音被城市另一边炸弹开花的脆响盖过。摩擦力支持不住的玻璃碎片从废墟高处一路蹿烟滑到脚边,而后在速度降为零的瞬间被鞋底高跟砸得粉碎。微微耸肩向碎渣咋舌,算是对它不得完存的哀悼。虽然是假惺惺的。

“一般人和偶像见面都该去握个手然后表达一下夜不成寐的思慕之情再撒个娇卖卖萌讨要亲吻啦拥抱啦这类,但是我看起来就很可怜了啊——”
“从这里再多向芥川君靠近一步的话,说不定被罗生门抹了脖子GAME OVER都来不及反应呢。哎呀~~盾子酱超心酸的哦,绝望级别的无法实现愿望呢~”
各色蘑菇从发间冒出来,控制着盈满眼眶的泪水不落下避免花了脸上的妆。从外衣口袋中揉出皱巴巴的纸巾大声擤掉鼻涕,搓成一团丢到脑后。抬臂拍掉脑袋上的菌类家族,毫不在意用衣袖拭去了快要溢出的泪液。

“我也好想和芥川君说说话呀。不过像江之岛盾子酱的性格,不出三句话就会激怒恶犬命丧黄泉了吧。除非是异能者——”
“异能力真好耶!异能力者的血槽都超乎常人的大,刚刚那个米切尔夫人不就是嘛,被芥川君都要戳成蜂窝煤了还能起身扑在牧师身上成为他的盾牌。……好厉害的爱情呢……要落泪了哦……人家……不太擅长感人的场景呢……”
“哎呀哎呀,跑偏了的说~刚刚说到哪里来着?哦是在说异能力的事!其实嘛,本大人成为异能者也是可以完成的TASK哟,不过要追加好多设定烦死人了。算是一物换一物吧,不好好背下那些麻烦兮兮的设定就没法靠近心爱的芥川先生呢——”

“但是今天事务所那里的预定再不动身就做不完了。抱歉了芥川君,请等等我!下次、赌上迷妹之名!绝对会来发DATE邀请函的!”
经纪人的车在身侧停下,轻哼着小调坐进车内。车子发动之际揺下车窗向废墟深处的不吠之犬传送附带闪亮电眼的香甜飞吻。不过他看不到就是了。

所谓的约定、重量有几成呢?

评论(5)
热度(28)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