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双黑】午夜啼歌

双黑向

如果夜晚可以嘶鸣的话。




这里是陌生而熟悉的战场。月亮死去的树林里,阴翳张开结界,稀疏树叶摩挲身形,不时与凛风合吟。任务结束,先前从未造访过的自然密地已满眼洗地的血,发出膻腥臭气。寂静林地被堆砌成撒旦的祭祀台,颂唱出一段段让人心绪缭乱的诅咒之曲。黑暗在眼不可见的某个草丛躲着,等待着生人哪怕片刻的松懈,似乎下一秒就能弹射出刀刃,漫卷满天的烟尘,撕裂咽喉。而它的混沌与黯哑又狡黠地隐藏了银边的刃芒。

太宰面对尸体杵在那里。那东西开膛破肚,肠子淌了一地。肉身的脸部已经毁坏无法辨认,阴阴散发出恐惧与怨恨,仿佛是被针扎烂的诅咒人偶。

它——对、已经是“它”了。我清楚它不是诅咒人偶,是曾经鲜活狂妄的人。数秒前他还向我龇牙,吼叫着将把我弑杀的愚蠢宣言,那架势摆出来像真的一样。接着他顺理成章地被匕首送上西天,制成面目全非的劣质娃娃。

「无聊透顶。」

但四肢完好的太宰垂头抱臂的背影却也那么不堪入眼。他微耸的双肩好似祈祷的修士,久久地立着,把被我们搅碎的灵魂一点点捡起、扫落,抖到描绘了轮廓的琉璃画框里,拼接成既定的面貌,进贡给天堂的守门人。

「恶心。」

那不过是被迷惑的人眼中的太宰治。那家伙是双手沾满猩血的恶魔,他是幽邃地狱的原住民,是用人的外壳装载的污秽垃圾,是能徒手掀起腥风血雨的凶兆星。

救赎他人?
别开玩笑了。

我与他是行走在刀锋剑口的猎杀者,是钦定的搭档,是不愿同根却又不得不同盆栽的荆棘树。他的那副姿态,如今还怎么骗得了我。

——是自怨自艾的灵魂噪音,让人耳鸣又无法遏止。无法捉摸的振频被这老狐狸隐藏在密不透风的沟壑深处,但我听到了。
他自以为加密得很好的心跳乱码,穿透厚壁直击我的耳膜,以让我心烦意乱的方式嗡嗡作响,又对此毫不知情。

我是如此讨厌你,太宰治。

那耳喀索斯在水边顾影自怜的传说流为后人笑资,而你在自我鄙夷自我怜悯的小径上踽踽独行的背影让我厌烦得反胃。太宰治,你将痛苦、寂寞、孤独这等毒药倒入浴池一人浸泡,深饮自己调制的鸩酒,然后又擅自沉醉。

滑稽。

穿林过境的夜风把空中游荡的残破魂魄扯得更碎,催促树叶摇响供奉仪式的清脆银铃。
“太宰,回去了。”

如果夜晚可以嘶鸣的话,我将掩住他的耳,或者一拳揍得他昏死过去,叫那排山倒海般袭来的亡灵之音、那划烂乾坤的地狱索魂声,无法侵入他一丝一毫。

正是如此的憎恨你。

FIN.

如果有OOC和漏洞麻烦告知!谢谢!!

评论
热度(13)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