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晴天

写什么堆什么。

情书写在分别后

※跨剧组注意
文豪野犬x绝园的暴风雨
太宰治x不破爱花

太宰治 亲启

【请戴手套拆开】

太宰先生:

展信悦。

提笔时太阳还缀在天空中央,屋外的樟树叶反射了光线,绿油油的比翡翠更加夺目。现在却已暮色四合,执笔多时却无法落笔一字,想要言说的与想让您听见的冲突开战——若是读完这封信您依然笑着,就好了。

『要抓住什么,将失去什么,问一问你们吧。』*

巨大的火轮缓缓沉入地平线以下,它不再那么刺眼,但火红的焰芒仍然将舌尖伸向大地上的一切。不,它看起来并不是为了吞噬什么,像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来舔舐这个世界——

鲸落。您知道鲸落吗?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现在这一轮落日,它硕大而沉降,难道不像渐渐沉入海底的鲸尸吗?

一座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一套生命系统长达百年,分解者能够汲取能量,也会有新的物种诞生。即便是失去了生命,鲸鱼仍旧为海洋留下了宝藏——这是它对世界最后的温柔。

即使是夕阳微弱的光线,也可以供给植物来获得能量。一米微光也能为黑暗中的踽踽者带来生的希望,一滴水也可以拯救一个几近枯竭的灵魂。那么我与您的短暂相遇也会成为我余生的珍藏。

当然了,鲸落是伴随着腐烂与消逝的过程,虽然对海洋来说鲸鱼十分温柔,但反过来对鲸鱼而言说不定是一种残忍。如果我曾给您什么不好的影响,也请就让其在您的记忆里腐烂发酵吧。

时隔快半年,太宰先生保持着原貌吗?自杀的爱好和时不时的自怨自艾是否有好好地被修正过来呢。就连幼儿园的小孩子也知道要爱惜生命,从小学开始老师就教导要对未来充满希望,难道先生还不如小孩子吗?

抱歉,笑出声了。

您曾经问我自己是否会不得善终。在樱树死去的花瓣之海,我被问了这样的问题,一瞬间仿佛我真的会和先生冻结在那一秒。但是风太大了早春还有些微凉,比起来我更想回家。

现在我们每个人都真真切切地活着,每天与各色各样的人交往,大家都会最后找到自己的归宿,我们都结实地拥抱了这个世界。善与不善会在天平摇摆的过程中平衡,光明背后必是阴影,因此没有善终的问题,一定是死得其所。

『一切均在心牢笼中自我抗争,平静乃容,那前路便有光。』*

太宰先生,我们作为两条不交叉时空线里的人,现在这封信(您称之为情书)也是穿越了四个月才能递交到您的手上,若是您真能收到的话,就足以证明我的绝园之力可以跨越时空,今后若是遇到其他世界线里的某人也不足为奇了。

对了、如果您的异能突然奏效的话,那么光是触碰信封纸张就会灰飞烟灭,这一点我一会儿在装信的时候一定要写好备注。虽然我拥有的力量是魔法,您的力量是异能,但我对您的发动原理还不了解,若是出现失误也就太辜负自己了。白白忙活一个下午,我不要。

以前我试图与您告别,但是您突然转身离开反而把我丢下了。这一点我还很怨恨,如果再次见面的话一定要您向我赔罪。

如今我们有了空暇,我便可以向您解答这种种奇迹,使你理解这一切的发生未尝不是可能的事。*

希望这封信能交到您的手上。
期待您的回信。

间宫爱花

敬启

————————————————————
*《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一场
*《哈姆雷特》霍拉沃
*《暴风雨》第五幕第一场,有改动
※时间线拉在爱花与真广和吉野相遇前,此时姓氏间宫

评论(2)
热度(23)

© 十晴天 | Powered by LOFTER